音樂

網紅 |  街拍 |  長筒靴 |  明星發型 |  秋冬 | 
首頁 ?>? 娛樂 ?>? 音樂  【本文關鍵詞: 演唱會

演唱會門票黃牛講述 演唱會門票的一路經歷

2016-12-28 22:08:02 來源:春門時尚網

最近王菲因為演唱會的事被黑的夠狠的

聽說王菲演唱會的門票價格炒到了60萬,不過倒賣王菲演唱會門票的黃牛們這幾天不太開心。

黃牛們紛紛在各自的朋友圈低價出售王菲演唱會門票,同時稱自己屆時不會去演唱會現場,因為根據他們得到的消息,王菲12月30日上海演唱會當天,將會有380名便衣警察在場館外現場抓賣票者。

如此嚴厲的打擊,起因是此前王菲演唱會門票在二級票務市場中被炒到高達幾十萬一張的天價。對此,上周一,二級票務網站牛魔王曾被上海市公安局叫去訪談,牛魔王方面向網易科技表示被訪談只是公安局來了解情況,其平臺上并未出現過天價票,一同被訪談的還有同為二級票務網站的西十區。
事實上,演唱會的天價票并不鮮見——周杰倫票面價格2080元的內場1排售價12800元;鹿晗原價1990元的內場1排售價15000元,bigbang原價1680元的門票售價12000元。
除了天價票之外,很多演唱會還假票橫飛,整個演出票務市場一片亂象。很多人認為引發亂象的罪魁禍首是黃牛,但這一切真的都是黃牛的錯嗎?網易科技聯系了在二級票務市場創業的多位創業者以及業內人士,試圖揭開演出票務市場的灰色產業鏈。
黃牛手中的票從何而來
黃牛作為整個演出票務產業鏈中的重要節點,其手中的票來自何處?又通過哪些渠道流向粉絲手中?作為黃牛本身,其為何會存在?這個職業賺錢的情況又如何呢?
根據在這個行業從業三年的業內人士韋青青(化名)向春門時尚介紹的情況,我們首先來看看一般情況下主辦方手中票的去處:
1、大麥、永樂等一級票務平臺,一般會拿到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的票;
2、其他票務公司,比如演唱會巡演當地的第三方票務平臺;
3、演出商、贊助商、公安消防、媒體等贈票,一般一個部門幾十張票,這些票是不出售的,票上面會蓋著“贈票”或者“工作票”的章;
4、官方粉絲后援會,主辦方會提供一部分位置相對靠前的票專門提供給粉絲,價格一般等于或略低于票面價格。
韋青青透露,除了以上四種路徑之外,通常主辦方手中有相當一部分門票,是專門留給黃牛的,通常黃牛會組團去主辦方處拿票,最上游的大黃牛,旗下聚集了很多小黃牛,他們往往和主辦方有長期合作,組團也保證了其在拿票時具備一定程度的議價能力。
而對于黃牛來說,獲得票的來源也不外乎以上幾種路徑——而無論是從一級票務平臺買票后倒賣、演出前幾天去收集贈票,還是演出當天去現場收票后轉讓,對他們來說這幾種途徑獲得的票占比并不大——比重最大的還是從主辦方和第三方票務平臺拿票,而這其中,大頭來自于主辦方,值得注意的是,從主辦方拿到的票是不能退的。
那么問題來了,為何主辦方要將門票賣給這些名不正言不順的黃牛們呢?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演唱會的門票價格制定一般會參考市場上同級別的其他演唱會,同時會考慮相應成本,但票價一旦確定,在一級票務平臺上就是按照固定的票面價格來銷售。
如果是熱門的演唱會,主辦方為了獲得利潤最大化,會將一部分門票以高于票面價格轉售給黃牛;而如果演唱會較為冷門,主辦方以及一些一級平臺則會將票以低于票面價格轉給黃牛,讓其低價出售幫助分銷。
在韋青青看來,這是這個行業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他屬于黃牛中相對下游的級別,也就是說他是直接面向粉絲散賣票的,而高級別的黃牛可以大批量拿到票,然后將票加價后層層分銷給小黃牛。
比如一張五月天555元的票,大黃牛會加價100元,也就是655元轉給韋青青,而他會在這個基礎上再加上100-200元出售。黃牛們會更偏愛銷售內場前排的票,因為這些票才是真正賺錢的,韋青青說,“如果賣得好,一張票大概就能有1000元的凈利潤。”
韋青青自己在一家演出公司上班,同時兼職賣票,如果演唱會火爆,一個月就能賺幾萬塊錢。對于黃牛來說,大家基本都是一個圈子,彼此有競爭也有合作,如果一個人手中的票賣不出去,就會轉給其他黃牛,賣出后再分成,大家一起賺錢。
互聯網入場,能拯救亂象嗎?
在票牛網創始人孫立勇眼里,二級票務市場的亂象,根源在于固定的演唱會票面價格——這個價格在投入市場之前就已經確定,并且不會隨著不同時期靈活調整——這種類計劃經濟的模式,導致了大面積的票流向了二級票務市場。
而二級票務市場中,因為票價會隨著市場上下浮動,反而是相對市場化的。只不過,由于這個市場中參與者的良莠不齊,許多人利用其中嚴重的信息不對稱,使得整個二級票務市場一片亂象。
而這樣的亂象,越來越多的創業者開始進場,期望利用互聯網的手段,讓這個市場變得可靠。孫立勇這樣比喻自己在二手票務市場中的創業,“我們的價值是把原來在大街上擺攤的商販,集中到批發市場里,把他們正規軍化,來提升用戶體驗,促進行業正向發展。”
西十區創始人李明偉認為,目前二級票務市場主要有五大痛點:一是不知道去哪里買;二是假票太多;三是大忽悠,買了票不兌現或者位置不對;四是價格虛高,競爭不充分;五是沒有售后保障,出了問題找不到人。
網易科技了解到,為保障相對穩定的票源,無論是牛魔王、票牛還是西十區,都有長期合作的信用較高的大中型票務公司,其中李明偉介紹,很多場館、主辦商和一級票務平臺,也都是西十區的供應商。
牛魔王和票牛都會要求第三方票務公司將票先行送到自己這,由平臺鑒定門票真偽之后,再將票寄送給用戶。韋青青告訴網易科技,對粉絲來說真假票很難區分,“所有的票都是掃二維碼,但必須用票務公司專門的檢票機掃,用微信二維碼是掃不出來的,如果真的能掃出演唱會信息,那證明這是假票。”
同時,因為不少票是預售票,為了防止跳票,平臺往往會要求票務公司支付押金,李明偉介紹,一般每張門票的押金分三檔,分別是票面價格的100%、50%和100元。而如果押金越高、位置越準確、門票實際售價又相對較低,那么在前臺的排序將會越靠前。
李明偉認為,一場演唱會越熱門、那么參與的賣家越多,競爭也就越充分,而只有完全市場化了,二級票務平臺就會像一個“證券交易所”,競爭將會足夠透明和規范。
牛魔王市場公關負責人向網易科技表示,牛魔王不光賣票,還和主辦方和渠道一起做推廣和促銷,同時也會針對消費者提供更好的售后服務,包括快遞配送,上門取票、現場取票等服務。
不能否認的是,目前的二級市場,還處于一個往規范化行進的階段。盡管西十區剛剛上線了基于其平臺數據的“演藝賽事熱門指數”來指導票價,但尚處于早期,指數參考也相對單薄。
對于大多數黃牛來說,預估一場演唱會熱門與否,拿票數量,這仍然是一場靠經驗去博弈的賭博。韋青青告訴記者,像這次王菲演唱會,他身邊有很多黃牛朋友就虧了好多錢。
對“韋青青們”而言,他們自有各自拿票的一番套路,把自己的票放到二級票務平臺,在他們看來不僅麻煩還要支付手續費。二級票務市場的互聯網創業,想要將他們“正規軍化”,又該如何去說服這些“韋青青們”呢?

推薦閱讀

相關閱讀閱讀排行

為你推薦

相關內容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猜你喜歡

prev next
Copyright ? 2006-2016-春門網-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4019947號-2
浙江6十1最新开奖官方同步